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记录

从乳娘到宠妃,万贞儿的逆袭之路是怎么样的?,史可法简介

 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明朝万贵妃的故事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  一个女人的厉害之处,莫过于牢牢控制住一个男人的心,说起这位万贵妃,控制的却并不是…

从乳娘到宠妃,万贞儿的逆袭之路是怎么样的?

 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明朝万贵妃的故事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  一个女人的厉害之处,莫过于牢牢控制住一个男人的心,说起这位万贵妃,控制的却并不是一般的男人,而是贵为九五之尊的帝王,后宫佳丽三千,但却独宠万贵妃一人,莫非万贵妃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帝王驾驭之术?

  年仅4岁的万贞儿,就因为受到家族牵连,被迫进宫当奴婢,其他家人也被尽数发配边疆,本以为就会在底层,耗尽生命化为尘埃,却不料万贞儿最终因为服侍一位特殊人物孙太后,自此与皇家攀上关系,顺利开启逆袭之路。

  从小就乖巧伶俐的万贞儿,深得孙太后的喜欢,自然也借着这种关系顺利爬到了一定的位置,当然,这还并不是她最好的契机,万贞儿真正开始帝王养成计划,也要从朱见深被确立为太子开始,当时正值花季少女的万贞儿,也顺利被确定为朱见深的乳娘,照料仅仅两岁的皇太子,万贞儿自然知道这是一份怎样的差事。受太后嘱托,万贞儿对于太子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。

  当然最后两人的关系发展,也成就了我国历史上一段奇葩恋情,朱见深对于乳娘的特殊感情,也让万贞儿最终随着朱见深的登基称帝,顺利被册封为万贵妃,甚至当时,朱见深都有想要立万贞儿为皇后的想法,但是最终这一切也是被众人的反对告一段落,即使作为贵妃,也足见万贵妃在朱见深心中的地位。

  多年以来与万贞儿的深厚感情,也让朱见深对于年轻貌美的皇后,提不起多少兴趣,两人仍旧像往常那样如胶似漆,刚开始还觉得没有什么的吴皇后,长期以来自然也受不了这样的屈辱,也更看不惯皇帝与万贞儿的形影不离,以皇后的地位擅自对万贞儿用了刑,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,朱见深意见坚决,坚持要将吴皇后废除,最后即使太后出面也无济于事。

  最终在万贵妃37岁的时候,她也终于和朱见深有了爱情的结晶,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这正是往后宫廷悲剧的开始。明宪宗朱见深自然为了迎接这个新生命的到来,直接立下承诺,将其确立为将来的太子,但往往天不遂人愿,万贞儿沉浸在幸福的喜悦当中仅仅一年,却不得不面临皇子夭折的悲伤境遇。

  朱见深一生在位23年,尽管他与奶娘万贞儿的这段恋情,时刻接受着舆论与道德的谴责,但无疑也是我国帝王史上,最为痴情专情的典型代表,说他独宠万贞儿一人也毫不为过。本来美满幸福的万贞儿与明宪宗,从皇太子的突然夭折,也悄然发生了改变。

  古代帝王,对于长生不老的追求,自古有之,但无数次实践证明,这不过是无谓的幻想罢了,所以他们也会借此,增加繁衍后代的数量,来让自己的优良基因得以延续传承。但是身为皇帝的朱见深,硬是把富贵的皇帝命,最终过的与常人无异,玩起专情的套路。再加上万贞儿为了保证自己将来生的儿子能够占有绝对优势,也经常会对后宫怀有身孕的嫔妃,痛下毒手。

  当然,万贞儿的心狠手辣并不仅仅表现在对于其他竞争者身上,虽然也是宫女出身,但她对于自己手下的宫女却相当苛刻,据说有一位女婢因为犯了错,就被万贞儿毒打了一顿,情急之下,这位宫女选择来辱骂万贞儿发泄内心不满,万贞儿直接被气得休克了过去,吓得明宪宗当即召集太医抢救,好在最终相安无事。

  明宪宗对于万贞儿的宠爱,可以说几乎达到了变态的程度,甘愿冒着断子绝孙的风险,也不让万贞儿生气。公元1487年,享年58岁的万贞儿,最终因病去世,这也给明宪宗心中造成了极大的创伤和打击,没过多久,因为悲伤过度,就随着万贞儿一同仙逝。

  难道明宪宗真的后继无人了吗?正当明宪宗感叹子嗣殆尽之时,有人才把朱佑樘的下落告诉明宪宗,最终朱佑樘顺利当上皇帝,他是如何避免万贞儿毒手的呢?其实他也算是明宪宗宠幸宫女的私生子,就是因为生母地位卑微,也最终被交给他人偷偷抚养。

  极具手段的万贵妃,确实获得了明宪宗的独宠,但这终究并非长久之计,她最终没有留下子嗣,也算是上天对她的报应,但她终究还是受不了这种打击,将灾祸转嫁于他人之上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史可法简介

  史可法(1601年2月4日—1645年5月20日),字宪之,又字道邻,汉族,祖籍北京大兴县,河南开封祥符县人。明末抗清名将、民族英雄。

  

  史可法为崇祯元年(1628年)进士,任西安府推官。后转平各地叛乱。北京城被攻陷后,史可法拥立明福王(弘光帝),继续与清军作战。官至督师、建极殿大学士、兵部尚书。弘光元年(1645年),清军大举围攻扬州城,不久后城破,史可法拒降遇害,尸体不知下落。

  

  史可法死后,扬州梅花岭一带有许多号称是史可法的军队,所以当时有史可法未死的说法。南明朝廷谥之为“忠靖”。清高宗追谥为“忠正”。其后人收其着作,编为《史忠正公集》。

  

  史可法生平介绍

  

  史可法因祖上的荣誉得以世袭锦衣卫百户。传说史可法的母亲梦见文天祥来到他的屋里而受孕怀胎。万历三十年(1602年),史可法生于河南祥符县(今开封),因为孝顺被乡里人所知。

  

  史可法早年以孝闻名于乡,崇祯元年(1628年)中进士,出任西安府推官,后迁户部主事、员外郎、郎中。

  

  崇祯八年(1635年),史可法迁升为右参议,负责镇守池州、太平两地。同年秋,总理侍郎卢象升大举攻打农民军,史可法被改封副使,巡行安庆、池州等地,监江北军队。黄梅农民军攻掠宿松、潜山、太湖等地,史可法率军追击潜山天堂寨的农民军。

  

  崇祯十一年(1638年)夏,史可法因为长时间没有平定叛乱而获罪,朝廷令他戴罪立功。

  

  崇祯十二年(1639年),史可法因为岳父的去世而离职。丧满后,史可法被用为户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,接替朱大典总管漕运,巡抚凤阳、淮安、扬州等地。

  

  崇祯十七年(1644年),史可法听闻李自成进攻北京,率军进京勤王。军队抵达达浦口时,传来北京失陷、崇祯帝朱由检自缢的消息。史可法为朱由检发丧,收到了张慎言、吕大器、姜曰广等人的文书,拥立朱常淓为新君。但凤阳总督马士英暗地与阮大铖商议,主张立福王朱由崧,史可法告诉他们朱由崧的七个缺点,但马士英已经与黄得功、刘良佐、刘泽清、高杰发兵护送朱由崧到仪真,于是史可法等人前往迎接朱由崧。

  

  弘光元年(清顺治二年,1645年),河南总兵许定国私通清朝,巡按陈潜夫和参政分巡睢阳道袁枢请四镇之一的高杰北上。正月十二日夜,高杰在睢州故袁可立府第内被许定国害死,清军乘机南下。史可法闻讯长叹无法克复中原。他伤心备至,亲自赶往高军营中做善后工作,立高杰子为兴平世子,外甥李本深为提督,胡茂祯为阁标大厅(即中军),李成栋为徐州总兵。高杰妻邢氏耽心儿子幼小,不能压众,她知道史可法没有儿子,提出让儿子拜史可法为义父。但史可法却因为高部是流贼出身,坚决拒绝,命高杰子拜提督江北兵马粮饷太监高起潜为义父。

  

  二月,史可法从徐州回到白洋口。阎尔梅当时正在史可法幕中,劝他渡河复山东,不听;劝之西征复河南,又不听;劝之稍留徐州为河北望,又不听”,一以退保扬州为上策。

  

  同年四月,左良玉率数十万兵力,由武汉举兵东下,要清君侧,“除马阮”,马士英竟命史可法尽撤江防之兵以防左良玉。史可法只得兼程入援,抵燕子矶,以致淮防空虚。左良玉为黄得功所败,呕血而死,子左梦庚率全军投降清朝;史可法奉命北返,此时盱眙降清,泗州城陷。史可法遂至扬州,继续抵抗清军的进攻。

  

  弘光元年(清顺治二年,1645年)四月,多铎兵围扬州,史可法传檄诸镇发兵援救,刘泽清北遁淮安降清,仅刘肇基等少数兵至,防守见绌。此时多尔衮劝降,史可法致《复多尔衮书》拒绝投降。四月十七日,清军进至距离扬州二十里处下营,次日兵临城下。史可法“檄各镇援兵,无一至者”。

  

  四月十九日,高杰部提督李本深率领总兵杨承祖等向清豫亲王多铎投降,广昌伯刘良佐也率部投降;四二十一日,总兵张天禄、张天福带领部下兵马投降,随即奉多铎之命于二十四日参加攻取扬州。扬州城里只有总兵刘肇基部和何刚为首的忠贯营,兵力相当薄弱。

  

  由于城墙高峻,清军的攻城大炮还没有运到,多铎派人招降史可法、淮扬总督卫胤文,遭到严词拒绝。四月二十一日,甘肃镇总兵李栖凤和监军道高歧凤带领部下兵马四千入城,两人的意思却是劫持史可法,以扬州城投降清朝。史可法毅然说道:“这是我殉国的地方,你们打算做什么,如何想要富贵,请你们自便。”李栖凤、高歧凤见无机可乘,于四月二十二日率领所部并勾结城内四川将领胡尚友、韩尚良一道出门降清。史可法以倘若阻止他们出城投降恐生内变为理由,听之任之,不加禁止。

  

  四月二十四日,清军以红衣大炮攻城。入夜扬州城破,史可法自刎,被众将拦住。众人拥下城楼,大呼曰:“我史督师也﹗”被擒住后,史可法拒绝投降而被杀。

  

  清军占领扬州以后,多铎以不听招降为由,下令屠杀扬州百姓。屠杀延续了十天,死亡逾八十万人,史称“扬州十日”。尸骨堆积如山,史可法遗体难以辨认,不知下落,一年后,其义子史德威以袍笏招魂,将其衣冠葬于扬州城天甯门外梅花岭。后来全祖望曾写《梅花岭记》描述此事。

  

  史可法殉国后,南明赠谥“忠靖”。清乾隆三十七年(1772年),清廷赠史可法谥“忠正”。

  

  家族成员

  

  祖父:史应元,官至黄平知州。

  

  父亲:史从质。

  

  母亲:尹氏。

  

  弟弟:史可程,崇祯十六年(1643年)中进士,李自成攻陷北京后投降,李自成被清军击败后南下,明弘光帝(福王)令其回家赡养老母。

  

  义子:史德威,史可法副将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中史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zs18.cn/214.html
中史网

作者: 中史网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